G.

幸识。Glimmer.

微博 GLIMMER晓。半次元 GLIMMER晓。企鹅是小号。3320641072。

主信邦。冷cp爱好者,副亮懿与明环。

三党更新缓慢请勿催。

《一统武林。》上。


ˉ信邦。

ˉ清水。后期可能有文艺假车。(。

ˉ灵感来自周杰伦《霍元甲》。有添加的少许私设以及跑龙套。其实bgm配不配看心情,剧情进程比较慢。(因为不想思路被带着走所以没看过原版电影,不知会不会撞梗,先行致歉。

ˉ侠士X戏子。古风架空。外貌还是走原设。衣物有改动。

ˉ中篇分篇发。

ˉ接受就。↓


上。


“昔苏有侠士,武功盖世。”


江南的梅雨季节。天降甘霖细若针尖牛毛,势头却无锋芒毕露,丝丝缕缕的皆是吴侬般绵软,直酥到人心里去。

这会儿三天两头便要下雨。这天公脸色硬是沉着,似在同谁怄气。那些个表面郁郁不乐实则安于游手好闲的子弟也不免要对乾抒发一番这满腔不得志的怨载。

而这阴翳在韩信眼中实是更为恼人,眉间褶皱拧缴得愈严重,好似他生下来便是这般凶煞模样。

实则不然。

近来苏县来了一位侠士。——这事本无甚可深掘的秘闻,大不了多位专做惩恶扬善劫贫济富之事的义侠。不曾想这大侠甚么都不做,终日碌碌无为,甚至可以同茶馆里那帮只知念怨赋的无能人相提并论。

光是这点不稀奇。真正使人惊异的是,这位大侠从不接受各方或邀或讽的挑战,刀枪不入,雷打不动。完了还义正言辞。“武林第一又如何,这天下终是天子的。诸位收止干戈偃息旗鼓,遵些武德罢。”

嚯。真狂妄。好似这武林第一唾手可得似的。——连茶馆掌柜都硬是听出了些反意。于是一时间于这韩姓侠士的流言蜚语成倍增多,还有大肆编纂他过往的。

韩信是个极能忍的人。——可这也不妨碍他在听闻流言后乘独自一人时蹙眉气懑一二。


消息终是传到了戏子耳里。

戏子也不是甚么笼子里的金丝雀,消息是灵通的。更何况这侠士之事闹得沸沸扬扬,苏县地域本就不大,如今此事算得上是人尽皆知了,且大有向周边扩散的趋势。

此时刘邦正描眉画目,勾勾抹抹预备着上戏台。这戏子身段那自是没的说,光是腰就比寻常男子纤细些,正适合女角儿。

南方的戏大体总归细腻些,班子这选女角儿也挑剔。一来二去刘邦便在苏县有了名头,台上那些个言笑晏晏的闺秀,大多都是被请来撑场的刘邦出演。

说来也奇得很。这昆曲悠扬婉转,软语腻言,颇有江南韵味。可刘邦这人除了演戏也不作何,偏生那隐薄一层实肌却是盖不住,也不知是从何而来。

成了。瞅见他镜中模样,细眉狭目,倒是一位标致的闺秀。端过一丝不苟齐整的繁重装束,就在一旁姊妹面前抖腕擞开,潇洒利落,毫不怜惜这套戏服教姊妹叠了许久。

刘邦看着姊妹痛心的表情恶劣的笑了。他脸上还化着戏妆,聊为这抹笑意添了一笔浓墨重彩。


韩信终于要出手了。

这事更是教苏县里看他热闹的人期待,或有自心底就不信任他的,亦或是那些个大门不出的小姐赌他定会胜。——一时间这流言蜚语较先前还多了。

韩信实则是万分不想接的。

他心中自有一套礼教武德的东西,只是这次挑战者似验的是他傍身的傲气是否经得起打压。

生死状。

这东西平民百姓听了也要打个寒噤。以武为上的时代,这般毒辣却又看似正义的手段多多少少也有些耳闻。生死状若是被驳回,那么辄认拒绝接受的一方贪生怕死,便被归为软弱无能,于武林中再无翻身之日。

韩信不得不接。

他的武功自然是高超,只不过他不愿展露。实则若是有人硬要他狠心,他便是最狠的那一个。

淤角暗处生出了名为阴谋的野芳,花种翻土破出诈心,自此在诡计中肆意生长。


今日苏县难得没有下雨。

茶馆掌柜如此感慨道,闭了馆门匆匆赶去瞧韩信同那下生死状的名士作争。

擂台是敞怀对乾的。规矩自不必说,一方身亡辄分胜负高低。

来者皆是些见惯了武林中生死之人,丝毫不忌讳观这血腥场面,反倒颇具兴味地等他们相争。

挑战者是江南一带名位第二的崔三爷。彼时他正接到命令来试探这韩姓侠士高低,有本事的人自然对这狂傲的侠士不以为意,特意下一道生死状,教他无法用道义拒绝。

不想正中韩信下怀。

他自然是听不得别人议论他。——有这样名声的人,待胜后谣言便不攻自破。

韩信虽傲,但不会在还未探明虚实之时轻敌。——他不会做也不至于做。可当他真正遇着了这声名远扬的崔三爷,心底里还是有些快意的。

他知道他将胜。

韩信挑起嘴角,喉间不觉漏溢一声轻哼。倏忽而来的冷笑将气氛逼仄至最压抑的一点,硬是让崔三爷看出了些许轻蔑嘲讽。于是体格过于健壮的崔姓侠士眼中,杂揉了恼怒与不屑。


韩信实是生于北方,个头较江南人自然高出许多。可这崔三爷还要更精强几分,生生高了韩信一首,此时还妄图在体型上打压他。

他哪里怕得这形似恐吓的阵仗,反倒睨眼崔三爷衣不蔽体的模样,随手将方才在擂台上头挑的长枪丢向一旁,正应了对方欲赤手空拳比试的念想。

“赐教。”

韩信立而一礼,大大方方袒予他先礼后兵之势。崔三早被先前一声冷笑激了怒意,极不情愿地回礼。

“要来便来罢。...!”

礼毕崔三便急不可耐,连方才施礼时的一丝牵强附会都无,迈步越跨近了距离。韩信收礼,抬目只消瞧他一眼,捉摸到了他眼里急躁,便成竹在胸。提履平擦台地,足分有肩宽方顿,两手攥拳前后一置,韩信睨着愈近的崔三,眼中促过一丝必胜的杀心。


韩信幼时是无父无母的,光是知道自己姓甚名谁,其他再无印象。北方天寒地冻的市井间,他曾为了温饱受胯下之辱,也曾险些被冻死在污秽都结了冰的墙边。这些通练就了他的隐忍。

他觉得这样的生活要一直到他死的那天才会停息。——这个念头在他被收养之后便消失殆尽了。霍姓的师父待他如亲生一般好,授他不外传的拳法。韩信也日日生的高大起来,有了习武之人的气概。

霍家拳的套路招式灵活,胜在柔中带刚。韩信的打法硬是将这套拳法纂得更为刚强,施力猛了,机动亦无少,更合他这气力运调。

此时他遇着莽撞过来明显是急了眼的崔三,避不正面相迎,点足侧身堪堪离步,回身便是蓄气对崔三肋处狠狠一拳,逼得崔三侧后连连退去。


数次后不可一世的崔三爷败下阵来,仄着胸口又吐一通血来。他知生死状他是输定了。——只是他并不懊悔。此次与韩信交锋另他想起了派他来试探韩信的那位武林第一。——当年,他就是用如此灵活行梭的招式一次次磨的他失去耐心,耗尽心力耗尽胜欲的。

实则崔三也无甚大本事,不过体格太过健壮,在江南一带讨了便宜。每每皆用蛮力逼得人败下阵来。只是他在江南还从未见过教授如此套路的拳法。

想必此彼两位都是边疆来的高人罢。

殊不知远处高楼之上一人将一切尽收眼底,眸中一眼瞧去分明是狡黠笑意,细细品味才知参了多少玩味。

“有趣。”

那人眯目启唇,利落道了二字,悠悠扬扬旋在人耳畔不肯散去。




ˉ(邦哥戏份有1、、少。)

ˉ(留了挺多悬念的,但其实很容易猜到。...)

ˉ(硬核戏子邦了解一下。我喜...。)